茕泽


路那么长,风那么大,大漠那么浩莽。

早该知道,远道而来的缘分,单就纤纤蚕丝,是牵不住的。

倾我心,到沧海。

——待我踏碎尘沙而来,却是故人不在。

评论(1)

热度(8)